<dfn id="l2f27"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</dfn>
  • <label id="l2f27"></label>

  • <listing id="l2f27"></listing>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listing><meter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meter><mark id="l2f27"></mark>
  • <tt id="l2f27"><button id="l2f27"></button></tt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

    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p id="l2f27"></p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<small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small>
  • 魅力東興

    長壽東興:聽百歲老人黃蘭芬談知足常樂便是福

    來源: 防城港日報    2016-10-25    責任編輯:吳 婷

    黃蘭芬老人在和記者交談  韋佐 攝 

       

      9月27日,記者來到東興市河洲路廉租房小區,尋找103歲的黃蘭芬老人。 

      黃蘭芬的小兒子陳宗偉一接到電話就到小區門口等我們。在陳宗偉的帶領下,我們來到他們居住的單元樓。剛走到二樓,他就指著一個敞開著大門的套間說:“我老媽就住這里。”

      當時,黃蘭芬老人正坐在離大門不遠的椅子上看電視。老人的精神很好,看到陌生人來到家里,她有點詫異,從我們進門開始,她就帶著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我們。不過沒一會兒,老人就打開了話匣子,同我們聊起了她的故事。 

      幼時會背書  送去上私塾 

      

      黃蘭芬出生于1913年,今年103歲。她父親是欽州人,母親來自北海潿洲島,而她在東興出生,在東興長大。 

      “我小時候在東興的舊街生活,結婚后就搬到了新華路,在那里居住了幾十年。后來新華路的房子要搬遷,我們就暫時搬到了這里。”黃蘭芬的記憶很好。 

      黃蘭芬有五兄妹,她排行老五,上有兩位哥哥和兩位姐姐。“我們家是開牛皮鋪的,生活還算過得去,母親很支持我們讀書的。”黃蘭芬回憶道。黃蘭芬小的時候,哥哥們都去上學了,她們三姐妹也被一同送去私塾學習。“剛去的時候,私塾里的江先生教我們念書,學了一段時間,只有我把書背了下來,兩個姐姐都背不了,江先生只把我留下來,讓兩個姐姐回家去了。”黃蘭芬說,“教書先生不愿教不會背書的姐姐,所以兩個姐姐一輩子都不識字。” 

      會背書的黃蘭芬在私塾里繼續學習,在當時重男輕女的社會實屬不易,這都歸功于黃蘭芬的母親,是她的堅持,黃蘭芬才得以繼續上學。“當時父親不是很贊成我讀書,覺得女孩子讀書沒用,母親雖然沒有文化但她很支持我讀書。” 

      美女師范生 從教約五載 

      

      黃蘭芬的學習挺好,又有母親的支持,讀完高中后(以黃蘭芬老人的說法是讀完高中三年才去讀簡易師范的,這與讀完高小就去讀簡易師范的情況有出入,但老人很確定是讀完高中才去讀師范),她到東興簡易師范學校繼續學習,在那里黃蘭芬結識一幫好姐妹。黃蘭芬說:“我們8個姐妹感情特別好,讀書的時候,去哪兒都湊一起。” 

      當時8個女孩正是愛美的年齡,原本就長得好看又喜歡打扮,自然很多追求者。曾經有些小伙子看她們8姐妹年輕貌美,想追求她們,但她們并沒有理睬,在多次追求都無果的情況下,這些小青年惱羞成怒,寫“白頭帖”(在當時是一種羞辱人的帖子,類似大字報)羞辱她們:“東興有班姐妹幫,油頭粉面衣色彩,選擇夫婿條件多。”雖然這些話有點傷害女孩子,但黃蘭芬她們并沒有在意這些“白頭帖”,對這些小青年仍不理不睬。 

      黃蘭芬師范畢業后,就來到防城教書,她記不清那所小學叫什么名字了,不過卻清楚地記得當時校長的名字,“那時的校長叫江明昆(音譯),學校位于米行街,我在那里教了5個學期五年級的語文。”黃蘭芬說。雖然剛開始面對那么多學生有點緊張,但慢慢地就習慣了,學生很聽話也很尊重她。黃蘭芬教了5個學期之后,就離開了那所學校,之后到了那梭的小學教書,也是教五年級的語文。教了兩年,因為一位已婚老師的表白,嚇得她趕緊辭職回東興。 

      “他說要跟他老婆離婚,再同我結婚,這怎么可以呢?人是要有道德的,不能這么做。”直到現在黃蘭芬說起這段故事仍義憤填膺。黃蘭芬回到東興后經人介紹認識了陳培芬她后來的丈夫。 

      日機炸東興  避難到鄉下 

      

      黃蘭芬在東興師范讀書時,正是日本侵略我國領土的時候。 

      “有一年暑假,我們一群學生曾去到南寧參加‘抗日動員大會’。”黃蘭芬回憶。她到現在仍記得很清楚,她們是在一間很大的禮堂開動員大會,禮堂有很多椅子,一層一層往高處延伸,能容納好幾百個人。開會的具體內容黃蘭芬已經記不清了,只記得開完會之后,同她們一起去參加會議的同學中,有幾位膽子大的同學毅然加入了抗日的隊伍,但很多同學都像她一樣回到家鄉。 

      如果去南寧參加“抗日動員會”,只是黃蘭芬對日本侵略我國有點模糊概念的話,那么,日軍的飛機掠過東興的上空,炸彈在身邊響起,黃蘭芬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戰爭便有了實質的感受。 

      “有一次,我們正在學校上課,看到日軍的飛機在上空盤旋,學生四下逃走。突然,飛機扔下數枚炸彈,有一枚就在我的身后爆炸,當時我和一對情侶一起逃跑,他們就在我身后,炸彈爆炸后我回頭一看,離我幾步遠的他們就永遠地追不上了。”事過很多年,黃蘭芬仍然記得那對情侶相擁著死去的畫面。 

      那一次空襲,東興城損失慘重。 

      20世紀40年代初,黃蘭芬已回到東興結婚生子,孩子才1歲多,剛斷奶,又遇上日軍連續空襲東興城區,為了避難,他們一家都躲到馬路鎮北他村避難。“那時東興很多人都跑到北他村,我們在那住了好幾個月,等日軍飛機撤離了,我們才敢回到東興。”黃蘭芬說。 

      挑布下鄉賣  養豬補家用 

      

      黃蘭芬從那梭回到東興,不久就與陳培芬成婚,再也沒有站上講臺教書。 

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她的丈夫在和平商店工作,她在百貨商店賣紗布。“做這份工作,老是擔心紗布賣不出去,經常要挑紗布到鄉間地頭去賣。”黃蘭芬說,“很辛苦,挑這么多東西,還要走那么遠的路,做了幾年我就辭職回家了。” 

      黃蘭芬辭職之后,沒有再出外工作,一家人的吃穿用全靠陳培芬的工資,當時陳培芬的工資有20元一個月,但家中有5個孩子,經濟壓力很大。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,黃蘭芬開始養母豬,靠賣豬崽補貼家用。 

      “平時都是母親在照顧母豬,我們幾個小孩就幫忙在外面撿些野菜喂豬。”陳宗偉說。黃蘭芬說豬崽養一個月就可以拿去賣了,一只豬崽能賣幾塊錢。 

      四世同堂樂  知足歡樂多 下午5點多,陳宗偉的小孫女放學回到家,看到我們在和她的曾祖母聊天,背著書包在我們面前站了好一會,在我們和黃蘭芬的臉上來回看。黃蘭芬看到曾孫女放學回家,笑容掛滿了臉,在跟我們聊天的間隙,還伸腳碰了碰小女孩的小腿,小女孩見曾祖母逗她玩,“嘻”地笑了一聲,跑開了。“母親很喜歡和小孩玩的,很疼愛這些小輩,經常逗他們玩。”陳宗偉說。 

      

      說起黃蘭芬喜歡的娛樂活動,她兒子和兒媳都笑了,“她啊,最喜歡打紙牌和打麻將了,2013年她剛滿100歲的時候,東興市的領導來到家里送這幅畫。”陳宗偉指著老人身后的《壽比南山圖》笑著說,“人家領導來送畫,她還在小區的麻將桌上和別人打麻將呢。” 

      陳宗偉說,還在新華路老房子住的時候,母親就喜歡打紙牌,經常和以前讀師范時就認識的好姐妹相約,到各自的家去玩紙牌。“到了飯點就回來吃飯。”黃蘭芬的小兒媳說。她說從結婚起就開始和黃蘭芬住在一起,已經20多年了,黃蘭芬對人很和氣,很好相處。 

      搬到現在的小區后,黃蘭芬喜歡上了打麻將,“她以前就會打,來到這里后,剛好也有幾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在小區里住,大家一起有伴打著玩,她就喜歡上了。”陳宗偉說,“雖然同她打麻將的老人比她小十幾二十歲,但她打起麻將來風風火火的,比其他人出牌要快很多。” 

      不過,同黃蘭芬打麻將的幾位老人在前幾年相繼離世了,年輕一些的“麻友”又嫌她出牌太慢,都不想和她一起打麻將。黃蘭芬有自知之明,既然別人不要她打,她也不去湊別人的熱鬧。如今,老人的活動范圍就是家,樓下的沙發,或在小區內散散心。黃蘭芬不敢離家太遠,“我年紀那么大了,走遠一點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,不想出去害別人,就在周圍走走。” 

      “母親現在喜歡同人聊天,我們在樓下放了幾張沙發,吃完飯就下去乘涼。大哥也在東興住,經常過來陪母親聊天,要是有人陪她聊天,她能坐到半夜11點12點。”陳宗偉笑著說。 

      “其實母親還是想玩牌的,只不過沒有人同她一起玩,以前的老房子空間大,每逢過年過節,一些小輩回來都會跟她玩牌,現在條件不允許,也沒辦法。”陳宗偉說。他表示,他們在這里住了6年了,等新房裝修好,他們就會搬到新家去。 

      “八十老人不算老,九十老人隨便找,百歲老人精神好。”這是東興當地流傳的一首長壽歌謠。2010年,東興市成為我國第16個“中國長壽之鄉”,同時也是第一個既沿邊又沿海的長壽城市。作為土生土長的百歲老人黃蘭芬,只是東興眾多長壽老人中的一個。 

      黃虹源   韋 佐  

      

    電話:0770-7682600 傳真:0770-7682600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郵編:538100
    地址:東興市興東路政府大樓11樓
    Copyright @ 2015-2018 東興市文明辦版權所有
    六合彩直播
    <dfn id="l2f27"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</dfn>
  • <label id="l2f27"></label>

  • <listing id="l2f27"></listing>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listing><meter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meter><mark id="l2f27"></mark>
  • <tt id="l2f27"><button id="l2f27"></button></tt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

    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p id="l2f27"></p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<small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small>
  • <dfn id="l2f27"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</dfn>
  • <label id="l2f27"></label>

  • <listing id="l2f27"></listing>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listing><meter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meter><mark id="l2f27"></mark>
  • <tt id="l2f27"><button id="l2f27"></button></tt><code id="l2f27"></code>

    <listing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p id="l2f27"></p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<small id="l2f27"><object id="l2f27"></object></small>